Aeros.

国内外老年才华有限艺术家
表情包博主
不会画画
只写自己想写的 佛

【爆常24h】你和我的独白

我可能真的是个傻得居然打错字。

我应该跳楼谢罪。


——————————————

爆豪胜己迷上了一个男人。

一个戴面具的男人。

个子不高,很普通。


但是他真的很迷恋他。


有多迷恋呢?

眼睛里只放得下他一个人。


其实一开始不是这样的,爆豪胜己刚认识他的时候,

那个男人还是他的学长,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大家给他的评价是一个黑夜中的守护者。他不躁动,也很安静,态度沉稳,值得信任。


认识的原因是因为爆豪胜己的音乐技能被评为全场最帅,他来找他请他去为圣诞晚会表演。


照爆豪胜己的说法,当时常暗踏阴推门进来,刚好逆光,穿着一条收脚裤,上身一件白色卫衣,穿一件黑色的外套。在深秋的下午这样的打扮显然少了点。


所以,他因为怕冷很快跑进来,然后在乐室里搜寻我,但是我就没出声,接着研究自己的吉他。爆豪胜己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像是孩子偷吃了糖。


好像没有正式介绍男人,男人叫常暗踏阴,爆豪胜己的大学学长。

爆豪胜己疯狂的爱着他,当然这是后话。


当时他走进来,静静的先听完爆豪胜己正在弹的曲子才开口说话,说的内容其实爆豪胜己基本没听,他只顾着盯着常暗踏阴看了。


看他的唇一张一合,

看他的鼻翼一鼓一伏,

看他的眼睛一开一闭。


是的,爆豪胜己在看到常暗踏阴的第一眼就摔进去了,天旋地转。


他几乎是没有任何考虑的就答应了常暗踏阴请他为圣诞晚会的节目的请求。然后在对方要走的时候,非常随意不在意的说了一句:“学长,加个微信吧,不然以后不方便。”


对方微微“啊”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从裤兜里摸出手机调出二维码:“好……但是我不是负责这个工作的……我会安排文艺部长跟你接洽……”


爆豪胜己一边按下(添加为好友)的绿色按钮,一边漫不经心的打断他:“不要安排女人来跟我聊。”


常暗踏阴捏着手机有一丝好笑:“小姑娘多好啊,不过……那还是我来吧……”



爆豪胜己不置可否,耸了耸肩。

但心里骂了一句操你妈老子不要小姑娘。


圣诞晚会那天晚上爆豪胜己果然是全场焦点,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在一个以理科为强项的高等学府,是很难得了,但是他全场都只盯着一个方向———第一排左数第一个。


因为常暗踏阴在那里。


常暗踏阴也很高兴,但是他愣是没觉得台上的人一直在看的是自己,他倒是很为身边的女生感到高兴———看来是看上这姑娘了,郎才女貌。


圣诞晚会结束后,学生会的一帮人非要庆功,常暗踏阴本来想回宿舍以维持自己的形象,但是作为主席又不得不参加,然后在人群中看到被簇拥着的爆豪胜己倒也没觉得有多意外。淡淡点了个头当做打过招呼。


喝了几杯酒后人们开始沸腾,学业部部长是今年的新生,作为新人他起哄提议让主席和晚会主角来个情歌对唱。


“爆豪也是主席请来的,主席的歌声我们也很想欣赏,你们两个合唱一个让大家嗨起来呗!”学业部部长一脸不务正业的笑,完全没有年级第一的自觉。

剩下的人听了这个建议竟然都觉得很不错,一伙人起哄起来,话筒都被塞到了两个人手里。


爆豪胜己一副淡淡的样子装着很凶看着不很在意其实心里着急紧张的要死,

常暗踏阴则是握着话筒不知道该干什么就愣愣的看着爆豪。


然后体育部长锐岛切儿郎就站起来拿过常暗踏阴的话筒:“不想唱就不唱了,你不是不舒服吗,坐那休息吧。”

常暗踏阴点点头顺势就坐下来,然后爆豪旁边的芦户三奈也顺势抽了他的话筒:“我来一首啊!愣着干嘛呢!”


爆豪胜己没有说话,这时候他在想什么呢?

满心的危机感。

深深的危机和强烈的压力。


谁说男人不敏感的,爆豪胜己一脸不屑的说,当时我就看有人不对劲,后面果然就是我想的那样,障子喜欢他!


那个晚上大家都玩得比较嗨,但是爆豪胜己和常暗踏阴都没有喝多,爆豪胜己左手提溜着快软到地上的上鸣右手拉着还在大吼大叫的芦户,冲学生会等人打了个招呼:“我先带走这个了。你们慢慢走。”然后看了常暗踏阴一眼,转身走了。


常暗踏阴被这一眼看的莫名其妙又奇奇怪怪的,但是这个人从来就不多想这种事,拉着耳郎他们就往大三宿舍楼去了。


然后爆豪胜己作为一个BUG一样的存在,是强行挤进了学生会,在耳郎手底下当副部长。


她对我真的很好,爆豪胜己说,她是除了绿谷以外最早知道我感情的人,可能是因为她能理解吧,毕竟她喜欢的也是一个没什么反应的人,她支持我,我很感谢她。他说的时候眼睛里有一种看不懂的情绪,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时候我在常暗踏阴面前疯狂刷脸,他说着又笑起来,这时候的爆豪胜己看着似乎毫无攻击性,只是淡淡的慢慢的说着他十年前的样子,真的,这辈子的感情都花在他身上了,疯狂刷,各种在学校里出名,上个课我在五楼他在二楼我也绕一个大楼梯跟他偶遇然后用30秒狂奔三层楼去课室,吃个饭我在大一宿舍楼他在大三隔了半个校园,我每次都要小哥送到大三楼附近然后骑自行车过去。其实当时我还不知道这叫喜欢,就是想跟他更熟一点,走进一点。


爆豪胜己说这话的时候满脸认真,看着都觉得他们很幸福。

谁能想到爆豪胜己会这么这么的喜欢一个人呢?


然后后来其实也没发生什么啊,他就毕业然后全额奖学金保送MIT接着念他最喜欢的机械了,这个时候我是在一个比较慌张的时期的,因为绿谷这个时候也保送了,不过比常暗踏阴晚一年,也是去美国,一个一直在我身边的人要离开我是真的有点,他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有点难受吧,因为我确实不如他学习好,虽然我不怎么承认,但是我没想到说他居然能提前保送了,所以后面我也没有再想别的了,就一心扑在学习上,怎么讲,最后去念沃顿也是多亏自己努力了。


他不讲话了,然后自己抓抓自己的头发,抠抠衣服扣子,扯扯裤子褶皱。感觉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他才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其实那时候我那么拼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障子也跟他一样同期考去了美国。”


就知道你没那么简单。

爆豪胜己又开始想想想了,不打扰他,我接着讲。


爆豪先生在骚扰常暗先生约4.7年后开始不再频繁骚扰常暗先生,第一是他开始思考为什么,第二是他没有什么理由再去骚扰常暗先生,就这样两人度过了三年同国异地的尴尬同学关系,期间若非必须则绝不互相往来。



就这样,今年常暗踏阴30了,爆豪胜己28了。


他们认识十年了。


爆豪先生在认识常暗先生的第五年发现自己爱上他已经很久了。

然后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理由去打扰他。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



可喜可贺的是在这十年间,最好的兄弟得到了幸福。

绿谷出久和轰焦冻在一起了。还领养了一个孩子。


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一直不对盘,但因为绿谷的原因,勉强和好。


至于另一个朋友上鸣,独身到很久很久以后,这是后话了。


爆豪先生初到美国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常暗先生这件事,而是只通知了绿谷让他来接自己,沃顿在费城,MIT在剑桥。


地图上看着很近事实上也要半天以上的车程。

所以不用告诉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吧。爆豪胜己当时就这么想的。


于是两人在美国的第一次遇见是在爆豪胜己到美国一年以后的事了,当时绿谷出久非要搞个英大校友美国聚,大概是爆豪先生和常暗先生相遇的6.4年,在那次在纽约的聚会上他们互相见到了。


据爆豪先生说当时大家都不是毛头小子了,也都成熟了。

他变得很优雅,很会社交了,很会讲话。爆豪胜己说这话的时候像是喝醉了,声音里带着一股迷茫气,我像是不认识他了一样,我看不出来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那时候的他不是常暗踏阴吧。

爆豪胜己停顿了一下,又说,其实当时老师也在,绿谷也刚好在,所以我最重要的人基本聚齐了吧……但是耳郎那时候已经不在了。


对,耳郎响香去世了,在爆豪先生刚到美国几个月的时候,车祸去世。

当时火车冲过来的时候,她正在打电话,打给谁都不知道,因为手机卡和手机都被破坏的粉碎。

所以这个电话有没有拨出去,拨出去的话是给谁,都再也无从查证。

只是上鸣从那以后再也没傻过了。


爆豪胜己那会正处于迷茫期,又听见一个帮助自己很多的人离世,精神几度崩溃,绿谷出久也是看他实在不行,才在之后联系了多方,举办了这个聚会,目的本是想让他见见常暗踏阴,可见到以后才发现打击更大。


他真的变了很多,爆豪胜己这时候不知道从哪抽出了智利红酒开始喝起来,他变得很随意的能笑出来还带着那种……,他打了个嗝停顿了下才接着说,带着那种进入风尘的味道。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沉默了又很久才说,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那种……那种我不喜欢的样子。但是谁又没有经历呢?其实我也经历了很多对吧。


爆豪晃晃脑袋,像是想把脑子里刚流进去的酒精甩出来,我站起来给他倒了一杯水。


其实我本来以为我可以爱上别人的,最后我发现自己做不到,金发男人突然说,其实我根本不喜欢热闹,我也不喜欢对所有人都凶,也不喜欢像个闹腾鬼一样大声说话。我其实想安静的待着,所以我喜欢他。但是世界上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安静,你也很安静啊。但是我还是只爱他,你说我怎么了呢?他是在问我吧,但是看起来像是在问自己。


但是第八年的时候你们有改变了对吧。那个时候呢?我问他。


爆豪顺着话去检索他记忆里的东西,然后笑起来,带着孩子气说,是啊那个时候,他突然改了主意要去学工业,就去了德国,我那时候刚好有个机会,脑子一抽就去了,然后我尝试着去做朋友,恢复我们的关系。


然后他自己高兴起来,笑的像个孩子,满脸都是快乐。

我等着他接着讲,从我对他的了解,他这时候绝对是还有话没有说完的。


然后第九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真的不能忍受了,你要知道我对他做春梦可是我们还在英大的时候就开始了。

果然他又开始讲,还兴高采烈的。


我就去表白了。


我不想做他的朋友。

我想做他眼里唯一。

我不想是平凡某某。

我想做他心里独有。


他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跟我讲这三十八个字,我几乎都要为他鼓掌了,

毕竟一边喝酒一边还能对仗工整不是很随便就能做到的。


当然他后来确实做到了。


爆豪胜己当时真的贼傻。特别天真。

其实他一直很傻很天真,但外表把他干净的样子包裹的很好。

因为他几乎没有考虑这件事的后果。


但是我没有料到的是常暗踏阴真的就是那个愿意让他一厢情愿傻下去的人。


真的没料到。

我总觉得不太可能。

但事实如斯。


爆豪已经开始闭眼昏睡了,我静静地看着他的脸。

真好,世界安静了一些。

安静既能宣泄,也能掩埋很多东西。


我点了根烟,那白色的气体在空气中舒展着,袅袅的向上,由深至浅的蕴开在空气里。星星渐而在十万里苍穹里隐去了,他又吸了一口,感觉气体入喉,再充盈了肺泡,尼古丁就这样留在了里面,怪不得说吸烟是慢性自杀。


爆豪胜己,没想到你喝醉了以后这么能说,还连我都认不出来,只不过是没带面具而已,不应该认不出来啊。

我吐出那口气,看它又一次向上晕开,只是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

但是又知道它总会消失在空气里,无迹可寻。


爆豪胜己,其实我很喜欢你,

不对,我不是很喜欢你。

我是只喜欢你,无论世间如何变迁,无论是星辰迁移,万物生长。

我都只喜欢你。


幸好咱们一样。


评论(15)
热度(76)

© Aer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