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os.

国内外老年才华有限艺术家
表情包博主
不会画画
只写自己想写的 佛

突然码字 突然配图。
如有ooc。见谅。
刚看完第一季。

还没完。


“阿一————”
及川戳着身旁忙于电脑屏幕十指噼里啪啦打字的岩泉。

“阿一—————”
他慢慢凑过去,还是不停的拿捏着那两个简单字音的声调。

“阿一——————”
手覆上相较于自己肤色略深的小臂,褐棕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

终于岩泉一打下了一个及川彻期待已久的句号。

“啊岩酱!”几乎是瞬间的就扑过去将人拖离了电脑主机,“去打球好不好?”

“及川,”岩泉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不过阿一从来不会隐瞒,所以他安静下来,“我还要去开会。”

看着从内到外自己都熟悉的人脱去家居服,换上大牌的西装,手里是精致的公文包。
及川在那么一瞬间觉得有点陌生。

啊,阿一不打排球了呢。

看着他走出门去,离开之前还回头看了自己一眼。于是笑着说:“啊呀阿一是我妈妈吗?”

但在关门的那一刻笑容消失。

干脆的挂掉了牛岛打来的电话,带着惯有的及川式笑容回了一个digital touch和语音:“啊呀小牛岛,今天就不去啦~”

然后关机。

什么时候开始阿一就不跟自己打球了呢?
好像是上大学以后了……
成绩很好,但还是选择了当运动员的自己从那以后就和岩泉分道扬镳了。

虽然自己在发现这一切后迅速的不择手段的逼着小岩在毕业后和自己住在一起。
就算付着一半中央区房贷自己不住,及川先生也绝不妥协和低头。

岩泉一身边的地方必须有且只有自己。


他几乎从来没有怀疑过,

岩泉一会渐渐远离自己,远离排球。


毕竟他觉得工作这种东西没可能破坏感情。

工作确实不会破坏,只会加重负担。


及川就任由从巨大落地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慢慢消失,他靠在地毯上的软沙发,怎么说?总之安静的不像及川彻。


隐隐约约听见了什么人在说话的声音,然后钥匙插进齿孔轻微发出的金属碰撞声,门被大力打开,声音也清晰起来:“……好知道了,谢谢你,我已经到家了,现在就出去找他。”


及川彻从地板上坐起来,然后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岩泉一已经皱起来的西服,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小声的开口:“阿一————”


岩泉一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不轻,转而才反应过来,“你在家?!”

“嗯……”


然后就被揪着领子拎起来了,歉意而公式化的及川式笑容刚想挂上脸却发现那人没有立刻开始吼他,只是那双熟悉的不得了的眸子紧紧盯着。


然后就被放下了,岩泉转身扯开领带走开。

与此同时的是:“以后别这样了,牛岛找不到你人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


再一次冲上去紧紧抱住他,

“!……垃圾川你发什么神经?!”

“阿一没有打我真好呢~”


就这样就很好了,毕竟还在自己身边不是吗。


评论(7)
热度(39)

© Aeros. | Powered by LOFTER